————————封————————

【all金】今天你脱单了吗02

标题是说给雷狮听的

All金向的雷狮翻船日常

虽然是原著向但是是搞笑向(突然发刀不给预警)

OOC系列

为啥要让雷狮翻船?毕竟我看了加勒比海盗(bushi)

前期友情,慢热恋爱。金受ONLY!!其他人是【感情很好但只是友情谢谢】

02偏心组:帽子天使组

 

正文:

作为佩利的饲主团员之一,决定帮佩利吃掉他不想吃的甜点,于是金带着佩利,佩利带着卡米尔,卡米尔带着他的卡米尔的甜点笔记(用于记录哪些甜点好吃特点是什么适合什么时候吃什么场景吃),向着甜品店进发。

“佩利你来啦!”金早已坐在装修超级少女的甜品店里坐着,向着佩利招手。

靠海的甜品店,天蓝色调的墙,纯白简洁的桌子,粉色心形背垫椅子,轻快的吉他乐,穿着海军风萌娘裙的……裁判球。除去服务人员,可以说不仅仅是少女拍照休息天堂,也是新晋情侣约会之地,轻松甜蜜的吉他乐总让人有种想恋爱的感觉。

而对于常年在宇宙游荡的海盗团来说,这里的色调还多了一丝熟悉的自由感觉:其中有肆意破坏一切,也有追逐星辰大海,既有不顾他人谋财害命,也有放浪形骸喝酒玩乐。当一切过后,抬头看着湛蓝的天空,一切都不会后悔。

“金!”佩利摇摇手向着金走去,在这家少女爆棚的店里,佩利格格不入,只有走到金旁边才少了一点点违和感,大概,可能,会少,嗯……算了并没有。佩利这只大型犬也就只有在烧烤店才不会显得突出!

相比之下,卡米尔坐到了金隔壁,出于安全心理。每次坐到佩利隔壁,无论吃什么喝什么都会弄掉什么东西,例如饮料会洒,糕点会掉,大概在金旁边,情况会好一点吧,小只一点的二哈破坏力总比大只的小。

“佩利,其实你要是不喜欢吃你可以不用陪我啊。”金看着佩利面对一碟千层糕非常无奈,在口里的糕点怎么也咽不下去,脸上的黑线都快能看见了。

“唔……”佩利把糕点硬是吞了下去,“不想让你失望啊。”

“没事啦,”金拿出纸巾递给佩利,安慰着佩利。“作为道歉今晚和你吃肉好了。”

“好吧,一言为定啊。”佩利之后向裁判球要了几杯果汁默默在金旁边喝起来,知道后来雷狮找他一起去买武器的保养工具要他当苦力(其实是买啤酒,卡米尔不希望雷狮喝太多酒,这会影响人的理性,所以要瞒着卡米尔),独留下卡米尔和金在店里吃吃吃。

 

卡米尔吃甜品绝对不是随便吃的,如果是蛋糕,会先是看奶油,水果的新鲜度,在轻轻叉一下蛋糕下层,感觉可以入口才会慢慢品尝。

说白了就是绝对不会像金那样看着好吃就直接大口咬下去。

卡米尔一脸冷漠地看着蛋糕被金“折磨”,这样真的能吃出蛋糕的味道嘛?

“卡米尔,你吃的好慢,是不好吃吗?

“……”卡米尔不想说话,他只是来帮佩利解决甜点的而已,积分也不是自己出的。但出于礼貌还是慢慢说一句:“还行。”

其实内心是:这家店的甜点超级好吃啊,刚刚的糕点不粘牙甜度适中,不会太腻也不会淡淡无味,热可可简直完美到心坎里去了!蛋糕也是,奶油也是完美的入口融化,水果也新鲜完美!不行,要冷静,不能让人看出我有甜点这个软肋。

“呼,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不喜欢呢。”金舒了一口气,如释重负的样子让卡米尔有点在意,自己又不是什么恶魔,干嘛这么客客气气的。

“金。”卡米尔还是忍不住,“为什么,那么怕我。”

“诶?”金呆了一下,“因为卡米尔平时看起来都很严肃啊,特别是对待甜品的时候。”

卡米尔依然没有停下手中的叉子,淡淡敷衍应了一声。倒是金开始话多起来,对着雷狮海盗团,平时只有对着佩利会话多一点,现在倒是有点反常了,对卡米尔而言的话。

“看着糕点,糖果,甜饼之类的,都会很认真看一遍它们的样子,不是很好吃也会把他吃完,但绝不会买下一次。”金点了点一个紫色的空盘子,“比如刚刚的布丁,对你来说可能不是很好吃,但还是吃完了它,但上第二个的时候你就正眼都没瞧过它呢。”

“出于礼貌不是不该全吃完不留一个给别人吗?”

“没有哦,另外一打蛋挞你一个都没留个我……”然后金留下两行面条泪,“那可是这里的招牌点心。”

“不过,”金突然热血慢慢的傻气模样,“还能再来一打!不用担心不够吃哦!”

 

真是个只有热血的傻小子。

 

“这次记得留一个给我!”说完还摆出一副非常白痴的样子→^q^。

 

“嗯。”

 

笨的无可救药。海盗可没心思为别人着想,除了自己的队友。

 

但是……暂时可以当做无害的人看待。可以稍微放下警惕心。

 

凉快的海风吹过,熟悉的海味钻入鼻息,这样子在海边吃甜品,是在多久之前有过呢?是抢完那次A星的货船?还是拦截X星的军舰?这两件事是哪件先哪件后?但无论是哪一件事,都是以年计算了。

如果忽略少女爆棚,女顾客爆多这一点的话,这里还真的是很好的常去处。有海,有甜品,还有……一只无害的二哈。也许更像一只比较调皮的柴犬?

蛋挞终于是上来了,只有半打,金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盯着蛋挞半天,当剩下最后一个的时候一副超级不舍得样子把最后一个蛋挞推给了卡米尔,说什么卡米尔那么喜欢不忍心抢走最后一块云云,然后被卡米尔一个塞,没错,就是塞,塞进金的口里。

“闭嘴,吃。”

 

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利益的朋友,铁面军师卡米尔有一个朋友,利益名为甜点的朋友,买甜点的积分都是他出的,这个朋友就暂时从【佩利的朋友】变为【买甜点的荷包朋友】好了。

 

 

 

“佩利,你的吃肉打架抱枕怎么没在你身边?”

“金?他在和卡米尔吃东西。晚上才和我吃肉。”

“哦?晚上帮我买点炸鸡腿,一起吃啊?”

“帕洛斯你也来?金会不会不开心啊?”

“不会的,放心。”

 

 

Tbc

03偏心组:狼羊组


【all金】今天你脱单了吗01

标题是说给雷狮听的

All金向的雷狮翻船日常

虽然是原著向但是是搞笑向(突然发刀不给预警)

OOC系列

为啥要让雷狮翻船?毕竟我看了加勒比海盗(bushi)

开局全部人友情向,慢热恋爱。金受ONLY!!其他人是【感情很好但只是友情谢谢】

01偏心组:金毛二哈组

 

正文:

迷宫赛之后,丹尼尔突然宣布了停战休息,下一关时间未定,因为什么?废话剧情需要啊。

迷宫赛后的雷狮还是决定要报个恩,海盗是蛮霸道无理的,但这不代表海盗不会知恩图报。于是雷狮决定报恩,只有金。毕竟救他们一队人的只是金,和别人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卡米尔表示:既然大哥要报恩,那我没什么意见。

雷狮提出:要不去撸串?

帕洛斯没意见,佩利表示不和他抢肉吃就行。

 

雷狮海盗团浩浩荡荡就走去邀请金撸串喝啤酒。

然后被金害怕地拒绝了。曾经一个大锤子指着你要杀了你的人,你敢不害怕?

“神……神近耀说未成年不能喝酒,也不能和陌生人出去。”

神近耀?那个无口存在感低到死的NO.9?

“神近耀?你怎么认识他的?”雷狮一脸懵逼,这小鬼认识的人都不一般啊,先是格瑞,上一届参赛者秋是他姐,谁知道还有个神近耀?

“小时候一起玩的啊,后来搬走了,那段时间很孤单呢,后来才认识格瑞的。”

厉害了,比格瑞还要竹马啊。

在修炼的格瑞打了个喷嚏。

“金,你看我们,都是差不多年龄的人吧?”帕洛斯非常自来熟想要搭金的肩膀,被金默默甩开,并后退三步以示害怕,否认三连表示拒绝。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卡米尔:“大哥说要去,那你就得去。”

“不去,你们好凶。”

“算了卡米尔,不强迫,这可是报恩。”雷狮一脸黑,能拒绝他的人世上都死绝了吧?看在你是恩人的份上原谅你,算不算是报恩啊……

“喂,金,我是佩利,那现在我们认识啦?快点去吃肉吧,我快饿死了。”佩利超级不耐烦,只要能吃肉,无论怎么样都好啦!他把头靠在金肩膀上,一副小狗模样嗅着金。

“我说的认识不是那种认识啦拜托……”金依然瑟瑟发抖,即使迷宫星是有能和佩利一战的能力,但雷狮也在这,能不能逃跑都是问题,说是报恩,怎么也不怎么可能……对方可是恶名远扬的雷狮海盗团!

然而佩利从不知道什么地方(大概是头发)拿出一块肉,塞住了金的口,让金被迫咬了一口,然后拿出来,自己又继续吃了起来。

卧槽哪来的肉!

“这样子可以了吧?我都和你吃同一块肉了,算是兄弟了,关系能到平日无聊还能打架切磋了,好了快去吃肉!”

金品尝了一下肉,发现好好吃,头脑忘了对方是雷狮海盗团的人,眼睛闪闪发亮,问佩利:“肉好好吃啊,哪里卖的啊?”

金毛都是二哈吗?雷狮卡米尔帕洛斯黑线中。

嘉德罗斯没有打喷嚏,因为大热天还是围巾长袖,因为没有这个程序。

“自己烤的储备粮呗,喜欢吃吧?”

“超级喜欢!好好吃!”

“本大爷告诉你,要是配上独门配方更好吃!现在就去啊?”

“好!”

您好,你的金已经被佩利拐走。

雷狮看势准备跟上去一起吃,说得出做得到要报恩请金吃肉什么的。然后又是一发拒绝。

“那个……我能只和佩利去吃吗?”毕竟有其他人在场的话太可怕了啊!佩利一个人的话,有什么事还是能应付的!

我后悔了,让那两只金毛去吃吧,老子不去了。

“在我忍耐心消失之前离开我的视线范围,佩利你和小鬼去吃,快去快回,打包,不准偷吃打包的。”雷狮脸上mmp,心里mmp。当已经报恩了,我不管了。

“佩利,慕斯蛋糕。”卡米尔默默举起手。

“哦哦。”

“佩利,”帕洛斯一脸和善微笑,“好好吃哦,打包点狗肉回来最好了。”

“知道了,帕洛斯。”

 

然后佩利扛起金就是一个百米冲刺,去吃肉。佩利大概真的是雷狮海盗团的一股清凉,不喝酒就吃肉,还是不吐骨头的,吃起骨头也是吃嘛嘛香的样子,看起来只是单纯的蠢,并不是坏人嘛。金这样想到。而且佩利还帮金调味,告诉他说这样的调味超级好吃的。以至于金也没再理会佩利扛着他来吃肉的这一行为,甚至还答应了佩利吃完肉之后来打一场。

“小子,饱了没?”佩利看着金,“要不要再来一盘肉?”

金打了个饱嗝,挥手说不要了。

心满意足的二人帮雷狮他们打包了好吃的之后,来到竞技场,准备打上一架。

金/佩利:“开打吧!”

就算此前两人对决过,经过此次迷宫赛,两人实力上涨了不少,然而这次打架真的好像小学生打架啊……双方没用元力技能,金扯佩利头发,佩利咬金帽子硬是没咬下来。

最终?佩利说头发疼输了,他怎么弄金的帽子就是掉不下来啊,帽子是本体吧!事后两人躺在草地上看着月亮,累到死的两个人忘记快要饿死的雷狮他们,在草地上随便睡着了。第二天是卡米尔顺着组队系统导航找到了佩利,看见佩利头发里的金时,默默感叹了一句:

“这不是金毛,是二哈。”

然后把佩利带回去揍了一顿。很久后雷狮表示为何就揍了一顿,太不爽了。

后来的后来,金和佩利时不时会黏在一起,一起吃肉打架。

 

佩利和金的日常:

前期:

“金,吃肉去!”“好啊!”“打架吗?”“好!”

中期:

“佩利,格瑞刚刚给我买了牛奶,要不试试新吃法啊?”“现在就去啊!”“金你头发好软啊,不像我的好粗糙。”“今晚一起洗澡啊,我帮你洗头发。”

后期:

“金,今晚一起睡啊,我刚捕猎了一头狮子,明天早餐吃。”“好诶!”

 

 

雷狮他们像是无形接纳了那只金,有了这只金,佩利不闹事老实了不少,就暂时……不当做敌人吧,还能使唤佩利做吃的,省了不少积分。

 

一开始,卡米尔是有顾虑的。

“佩利,你这样,会惹来很多麻烦的。”

“有吗?”

“大赛第二那个人会找你麻烦的。”

“那是不是可以打架啊?”

“……”

“卡米尔别那么紧张嘛,金约了我去吃甜点诶,你要不要一起去吃?我不是很喜欢吃甜的,但金想吃。”佩利还一脸受伤金毛的样子。

甜点?

甜点。

甜点!!

 

 

tbc


第19集观后个人分析……TMD不干了!老子要骂人

脑回路已短路:

  • 本文全部都是不雅用语敬请家长留意


  • 玻璃心都及时离开

————————————————————————————————

上次看了预告后我就有预感这次弹幕会炸,但出于这集应该会有重要信息,所以我还是开了弹幕以防漏掉,结果,很好,我举报拉黑到手都软


什么叫金圣母,这智商又下线,敢情看到一直陪在身边的朋友被吞噬后不是想着去救人而是立刻把朋友给砍了才叫正确才叫有智商?这三观是吃屎养出来的吗?!


哦,没有这种一直陪在身边的朋友所以没感触啊,那换成你爸你妈你姐你哥你弟你妹有感触没!


哦,都没有紫堂样子了肯定不是紫堂,当然可以杀。


我原谅你,我不歧视智障人士,真的。我CNM的这一看就是用紫堂的身体+指尖陀螺做出来的幻影你TM跟我说这不是紫堂?!小黑洞是长这样全身比煤老板还黑的吗?你脑子里装的是大海吗。


在看到自己的朋友有危险,所有人都要杀他,但朋友根本什么都没做错的时候,有多少人能挺身而出来保护朋友而不是明哲保身跟着大众一起把朋友给杀了。


我承认金很缺心眼,但请你们看清楚他到底是在什么时候才缺心眼,看不清请戴眼镜,看不到请叫人给你读!金对朋友是无条件的信任和维护,如果觉得这种无条件的信任和维护是虚伪且没脑子,请你去看那些开场毁天灭地的爽文不要来看这种宣扬友情,信心,梦想的热血动画谢谢!


这种主角注定不满足你们要求那种随手把朋友给杀的冷血主角,他永远不会放弃自己的信念和他认定的朋友,如果朋友做错事了,如果说不回来就用拳头揍回来这才是热血动画主角。


再说一次,想看那种理智到冷血连朋友都可以随手杀的主角请去看爽文别来这里丢人现眼,隔壁骨傲天为了保护npc还跟空气斗智斗勇呢。


骂完了,来看看第19集到底说了什么


首先就是团灭,前五之前有多拽,现在就被打得有多惨,真是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给雷狮默哀一秒(打雷钉的时候我一直在笑,这打雷钉真够长,居然还能看到双马尾和增高鞋)然后就是老套的死亡倒计时


信息量不多,不过从预告来看,倒计时应该会数个二到三集,我想大伙最想知道的是怎么赢小黑洞,我想说,武力上是不可能的,想看团战最后一丝血把boss啃掉就放弃吧。那怎么赢?弹幕其实有人提到了,把紫堂拉出来就好,这个小黑洞很明显只是个幻影,实力和本体是不是对等都难说,所以根本不需要从武力上赢,只要能拖延足够的时间让金把紫堂拉出来,幻影自然就散了。


那前十是白打了?确实是,这一场架切实来说是教育战,教教那群鼻子朝天去的前十怎么合作,为以后打真正boss作好铺垫,对这帮人来说,不单方面碾压到有生命危险他们的自尊都不会受损,他们不会意识到自己的渺小,对,包括格瑞和安迷修,或许你们都觉得他们两个没有这种自大,但回想一下他们的行为,格瑞不用说,安迷修的言语里其实都有一种自信,那是对自己实力的绝对自信并且在无意间贬低了其他人,用着保护的名义去贬低弱者,当然这不是故意的,但不能否认安迷修并没有给予弱者对等的尊重,所以安迷修跟雷狮在骨子里确实是一样的,他们都是一样自大,贬低弱者,随心所欲,所以这也是这么久以来我不会粉单人的原因,再说得简单一点,无论雷狮还是安迷修在我看来都有点三观不正,我很喜欢雷金和安金的原因就是,有个人能矫正他们。


怎样把紫堂拉出来?把金吞进去


不是开玩笑,这一集里小黑洞说如果把金吞进去,说不定就能见面。妥妥的flag,百分百金会主动跳进去,把紫堂拉出来,金的目的不是要打败小黑洞,他只是想救紫堂,而且小黑洞是不会杀害金的,而有金在,其他人估计也死不了,但黑金出来的概率不高,我个人认为,可能黑金是闪一下,但不会真正出来,因为没必要,而且这是底牌。为什么要藏住黑金?因为有观战团在,观战团有修改规则的权力,黑金很有可能会激发他们的兴趣,于是他们为了看到更多而让金遭到更多危险甚至让朋友受到迫害。


我比较头痛的是,预告里金的简笔画代表什么,直觉告诉绝对不是好事,但从现在的剧情进度来看,金又不会有什么危险,顶多就是被小黑洞吞掉时和体内的黑金力量碰撞


总之我对下集还是挺期待的


突然想起来我把帕洛斯给忘了,从18集和这次来看,帕洛斯完全沉迷于这份力量了,特别是看到打雷钉后,但帕洛斯有没有机会用这份力量是个问题,现在主要目的是打败小黑洞来结束倒计时,要是这时候黑化的话根本没意义,整个星球爆炸了变强又有什么用。而这次帕洛斯的指尖陀螺还亮了一下,我猜想是帕洛斯意识到这是小黑洞的力量,而紫堂用了这份力量后暂时被小黑洞取代了,所以帕洛斯在观察要怎样控制这份力量甚至获得更多。


但我更多的猜想是,这份力量暂时不会用掉,可能会等到终赛,跟金一对一的时候才用掉,为什么?因为现在黑化没人救他啊!整个凹凸世界除了金有可能救人外谁会救这个骗子啊!看到他暴走了还不找机会干掉他!虽然金也很讨厌帕洛斯,但要是看到帕洛斯被力量吞噬金还是会去救他出来。

[安金]——不想见你,想见你。

[安金]——不想见你,想见你。

 

设定:迷宫赛之后

私设:迷宫赛里的参赛者为求自保多数人杀人过关。迷宫赛后一对一角斗场赛

CP:主安金  少量凯金预警。

 

正文:

迷宫星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似乎还在耳边回响,来不及撤离的参赛者的惨叫声再也不会存在这个世界上了,被爆炸声覆盖后的惨叫声的主人们已经被彻底回收了呢。

幸存的参赛者们在原迷宫星隔壁的无名星球上休息了三天,从期初的悲伤,分化成不同的表情。

强者俯视蝼蚁,坚信胜利属于自己。弱者在绝望中相互扶持,发誓这是最后的眼泪,作最后的反击。也有人,暗下策划当初的“百死百生”计划改版……

安迷修在这三天,没有和谁说过一句话,只是时不时地冷笑。

 

结束了呢,那场血腥的迷宫赛,连艾比小姐和埃米都为了通关杀了人。除了我为了遵循骑士道,没有下手,靠着罗德烈的方法离开了迷宫星,还有少数人也是如此过关以外……有谁没有手上沾满鲜血?其实,在迷宫赛之前,他们也有手沾满鲜血的时候吧?

新人杀手,炫耀武力的自大狂,排除后患小人……这个比赛,早就没有坚持初心的人吧?

骑士道……真的能让我活到最后吗?

 

“迷宫赛已经过去三天了,相信各位参赛者已经得到了充足的休息了吧?”丹尼尔来到了众参赛者上方,用他擅长的伪笑看着参赛者们。像一群野兽,被利用的野兽,快要长大成型,要被宰杀送上餐桌。“现在,开始下一个比赛——困兽斗。”

 

呵,听名字又是一次必须手染鲜血的比赛吧?

 

“比赛规则,很简单,参赛者间一对一战斗。”丹尼尔依然面带微笑,“夺取对方的原力技能标志,元力技能标志拥有四个就过关。比赛开始前,元力技能标志每人都有一个。被夺走元力技能标志者会回收元力技能,即——离场,死亡。”

 

真是委婉的比赛规则,直接说杀人就好了啊。

 

参赛者们吵了起来。

“四个元力技能标志?那岂不是要连赢两个人才能通过?”

“不久区区两个人嘛,杀了就好了。”

“真不错的比赛,这下那些菜鸟就不可以凭运气过关咯。”

“哈哈哈,菜鸟遇着两个比他还菜的菜鸟呢?”

“妈妈我要回家……”

“希望对手不是你就好……其他人的话杀了就行了吧。”

……

……

 

早已没了初心的人,杀了,也不会违反骑士道吧?

 

“金,这次,我们就真的很可能是敌人了呢。”凯莉撕开糖果纸,当没事发生一样含下糖果,坐在星月刃上俯视着金。金抬起头,看不见凯莉脸上的表情。

“我不杀别人,别人就会杀了我哦?这次大赛规则可没有上一个那么多漏洞给你钻了,傻金。”

金下拉帽子低下头,拿出姐姐给自己的东西,茫然,不知所措。自己该何去何从,离场即死,没有任何团队合作的意味,就算是亲人,朋友,遇上,也只有一人可以胜出。

自己是为了登格鲁星的希望而来,可是为什么创世神如此不公平地对待世界?有人生而为王,有人生而为奴,若要改变命运,却要手染他人的血,甚至是朋友亲人的血。

 

“请各位参赛者进入下一个比赛场地吧,你们将随机分配给不同的对手进行一对一的比赛,没有对应的元力技能标志和相对应的条件是不会通关的,每次通关的人数是——1.”

 

绝望的白光在每位参赛者脚下亮起,渐渐被包围,白光吞噬每一位参赛者的身体,连同希望也似乎被吞噬掉。风吹过,他们脚下的土地,没有留下任何一个人的脚印,连气息也不复存在了。

 

把他们都杀掉吧,他们都已经失去了最初的心了,早已在罪孽的血池里浸泡过,再也洗不干净了,自己就是下一个呢。

 

我不想杀任何一个人。

 

不会违反骑士道的,不过是一群早就该死的人。

 

凹凸大赛的意义不是杀戮,它是希望启程的地方。

 

杀掉吧。

 

对不起。

 

连骑士道也一并死去吧。

 

白光将参赛者传送到了一座巨大的建筑物,密密麻麻的四方房间,压抑的土黄色墙体,裸露的铁锈上的黑色是上一届参赛者的血吗?墙上被擦去的黑色是他们的遗言吗?

 

“开始比赛吧。”/“对不起。”

“金?”/“安迷修?”

 

没想到一开始就遇到熟人了,但已经没有退路了。

 

安迷修楞了一下,咬住下嘴唇,紧紧握住双剑的双手没有一丝丝放松,回过神,直直向金冲去。锋利的双剑,染上了金的血。

金看了一眼手臂上的伤口,没有任何动作,血顺着手臂流下来,滴落在土黄的地上。

 

空隙,好机会。一击必杀!

 

“安迷修,我不想杀人。”

叮——

剑身离致命处只有几厘米。

“你是杀不了我才这样说的吧。”安迷修举起剑,站在金面前,剑距离金的脖子没有一丝丝距离,只要稍加力度,就能进行元力回收了。

 

蝼蚁的最后挣扎罢了,下手吧。

 

“我把标志给你。”金拿出他的元力技能标志,金黄色的箭头发出微亮的光,是这个比赛唯一干净的光吗?

“我会下手轻点的。”安迷修面无表情,他再也不想去想他的骑士道了,没用的!

 

“谢谢,但是。”金楞了一下,“元力技能标志给你了我就会死了是吧。”

安迷修点点头,“那又如何。”

 

“我只是,不想看见你杀人。”

 

我只是,不想看见你杀人。

 

“你早就杀人了吧,金?在这个凹凸大赛里,没杀人来到这里的,没有吧?”安迷修心里有些动摇,也有怀疑,是金不想死得太疼吗?呵……

 

“没有。”

 

骗人。

 

“我不想看见你杀人,接下来的比赛我也不想杀人。”

“如果你见到我的姐姐秋,拜托替我问候她,我很好,在这里交了很多朋友……”金低下头看着金色的箭头,微弱的光小的近乎没有。

金抬起头说着来到凹凸大赛的时候发生的很多有趣的事,说到开心的事时笑容越发灿烂,而说到鬼天盟的时候,一脸愤怒的表情,鼓起的脸庞,可爱得想个天使。

 “我很羡慕安迷修的骑士道呢,听起来超酷的。”金露出十五岁天真孩子该有的笑容。

安迷修呆了一下,看着这个来自著名贫困星球登格鲁星来的选手,拥有一头太阳色泽的金发,大海的眸色,带有希望的微笑,眼泪在眼里转悠,硬是不掉下来。你是在痛苦吗,金?

笑着说朋友趣事的金。愤怒说不公的金。

笑着的金,哭着的金。

金。

 

“聊了好久了,谢谢你,安迷修,肯听到这里。”金摘下帽子,“帽子能帮我保管好吗?”让我任性最后一次吧。“我超喜欢这顶帽子的,是第一次采矿换到的哦。”

 

“好。”安迷修抱住了金,金发蹭住他的颈窝,带有温度的呼吸喷在他的肩膀,瘦瘦小小的身体很暖和,能把这个世界都暖化吧。

 

“金,还是堂堂正正来一场决斗吧。输了的人,交出标志。”安迷修放开了金,退后了几步,拿出剑。“公平点。”安迷修补了一句。

 

扑通——扑通——

 

金迟疑一下,秀出他的元力技能,淡淡回了一句:好。

 

安迷修手持双剑冲向金,金还没反应过来,当拿出矢量坚盾的时候,身上又多了几处小小的伤痕。

“矢量冲击——”

安迷修一个侧身躲开,再次向金冲去,金反应过来,用矢量疾走跑到一边,反身一个矢量缠绕把安迷修缠住。

安迷修轻轻松松把身上的矢量挣脱开,用力挥舞着手中的双剑,剑风凶狠地朝着金冲去。金狼狈地倒地,躲过攻击。

“哈,好危险……”金看着眼前的安迷修,“不过既然是打一场,当然是尽力打!”

“喝——”/“矢量冲击——”

 

BOOM——

 

叮——

双剑把矢量冲破,安迷修的双剑再次降临在金的脖子上。

“我输了,标志给你。”金从不吝啬他的微笑,拿出标志,“接来下,请骑士继续加油吧。”

 

“好。”

 

从金手中接过标志后,土色的墙出现一扇门。

“金,”安迷修停下脚步,没有回头,“为什么偏偏是你呢?真不想见到你。”

 

“如果没见到我又如何呢?”

“那我就不会喜欢你了。”

 

扑——

金从身后抱住安迷修。

“我也喜欢你,骑士安迷修。”

 

安迷修打开下一扇门。

身后的触觉,慢慢消失,温度也慢慢消失。再也不会存在了,金专属的金发,金的眼眸,金的微笑……再也不会存在了。

 

“开始回收元力技能。”

 

“但是,现在,想见你。”

“金,你在哪里,我想见你。”

“我想再说一遍,我喜欢你。”

“我不想见你,我会下地狱的吧,在那里见到你太糟糕了。”

“金,不想见你。”

“金,想见你。”

 

正文完

 

番外:

“愿望不可以复活任何一个人,你换一个吧。”

“那么,我的愿望是:凹凸大赛不可以杀人,不可以有任何一个参赛者死去。”

金,我的愿望,你听到了吗?是不是,也如你所愿?


[嘉金]睡前故事

[嘉金]睡前故事

 

睡前故事系列(目录)

 

OOC作品

 

正文:

谁能想到有这么一天呢?

此时此刻的金,白发,红眼,被浸泡在圣空星的最高权限实验室里的实验缸。

金瞪着在实验缸前的嘉德罗斯,若不是被药水的作用封印了力量,大概,他会冲出来和嘉德罗斯决一死战。嘉德罗斯是很欢迎金用这种力量去和他打一架的,但是不是这个金,不是这个无情的金。

嘉德罗斯希望和他打架的金是往日阳光健气又傻乎乎的天真的金,能让他心动的金。

 

“你能听得见我说话吧?让他回来。”

 

“YIYAAAA——”黑金怒吼着,挣扎着他的手,很想把面前的人撕成碎片,看着他的血液涌出来,那情景一定很吸引人。黑金这么想着,挥舞的手更加兴奋。

 

嘉德罗斯用过很多办法让面前的【野兽】变回原形,例如:电刑,鞭打,甚至把他的队友叫来,但似乎除了激怒黑金,没有任何效果,甚至乎黑金从来没有睡觉。

 

“至少你也睡一下吧,怪物。”嘉德罗斯冷哼一声,除了打架没有任何感情的人,就是怪物。而他自己在遇到金之前也是一个只会打架的怪物。

 

“难不成还要我讲睡前故事你才睡?你是小屁孩啊?”很显然嘉德罗斯没有意识到他才被创造出来九年。

黑金难得安静了,神情有了缓和。甚至血红的眼睛了多了一丝期待。

还真要我讲睡前故事啊……

嘉德罗斯冷笑了一下,扭过头去,清了清嗓子,“那我就勉为其难地讲吧。”

“毕竟,我还需要你和我打一场。以清醒的状态。”

 

 

曾经有个人,他注定为王,这个人,战无不胜。他的父王很以他为荣。可惜这个人有个很大的缺点——他没有心。

他生而为王,生而为暴君。

他会每一种兵器,但他不会关心他人。他会每一种战略,但他不会去保护任何一个人,包括亲人。他战胜了每一位战士,但他没有理解过任何一个人。他就是个没有心的混蛋。

就在又一次对决中,有一个渣渣,突然出现在他面前,那个人天真无邪的脸很愚蠢,在这个不可能存在善良的世界里,这个渣渣用他的方式面对。

这个渣渣他他会恨一个人,但他没有杀对他朋友下杀手的人。这个渣渣被背叛过,但他没有背叛任何一个人。

渣渣说:“朋友是不可以背叛的。”

非常可笑的一个渣渣。

但就是这个渣渣,让那个没有心的怪物有了心动的时候。

在一次战争里,这个渣渣,身上全是血,手已经伤得不成样子了,依然拿着他的武器指着敌人,而他的身后是朋友,也是国家。

这个渣渣面对敌国的王的质问毫不犹豫地反驳:“我是绝对不会让步的!”

“即使这个国家的王是个暴君吗?”

“王他会统治好这个国家的!他会改变的!”

“你怎么这么确定?这个世界,君王不止一个,你怎么改变这个暴君?你又为什么要护住他?”

“因为我活在这个国家!”

非常幼稚的发言,暴君生气了,这个渣渣的幼稚想法。

但不可思议的是,暴君的确心动了。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有这种感觉。

暴君最后从陷阱里逃脱出来,杀了敌国的王。

 

暴君……没有变成仁慈的君王。暴君最后不是王。

暴政最终引起民众的暴怒,揭竿而起的起义一波接着一波,暴君纵使能以一敌百,依然不能挡住万人围攻吧。

最后,渣渣向恶魔许愿,成为了没有心的怪物,为暴君挡住了所有的攻击。渣渣没有死,但是成为了一个恶魔,一个怪物。

暴君没有死,暴君最后的和渣渣逃跑了。

 

 

嘉德罗斯看着冷静下来的黑金,进入了睡眠。可惜,是白色的头发。

 

“暴君和渣渣永远生活在了一起,暴君和渣渣不离不弃。”

这是你我的结局。


[耀金]睡前故事

[耀金]睡前故事

 

睡前故事系列(目录)

 

日常OOC脑残作品

 

耀今天依然没有说话(ntm)

神奇的睡前故事

 

正文:

格瑞今天依然没有和金玩,砍怪修炼狂人依然在砍怪修炼,秋姐姐则是挖矿去了。而金在挖矿的山腰偷懒玩耍中。

万里无云,阳光极好,在金的速度下,一只兔子最终被金抓住了,兔子一开始在不断挣扎。然而在金非常温柔地揉揉它的皮,它的耳朵,它的肚子……啊好舒服……然后懒得反抗了,乖乖在金的怀里呆着。

可怜的兔子听不懂人话,金不断地掂量它的肉量,然后说:“今晚可以加菜咯。”

咻——

“谁在那里?”金警惕起来,抱紧怀里的兔子不放,到嘴边的肉绝对不能飞了!他可是好久好久没吃肉了,在这个贫瘠的星球。

树后,走出了一个少年:怪异的蓝色挑染发型,脸部被遮住了一半,露出一双天蓝色的眼睛。破破烂烂的白色衬衫和黑色裤子,让金觉得他大概是其他矿区的人。腰带上[YAO]的纹饰大概是他的名字。

金试探地问了一句:“你是……耀?”

神近耀点点头。

金看着神近耀身上没有装矿的篮子,就想:大概是和我一样偷懒出来玩吧。然后金非常自来熟就拉着神近耀,对他说:

“我们一起玩吧,我一个人怪无聊的。”

金拉着耀满山找野兔,至于原来找到的兔子已经被金打晕了放在采矿用的篮子里。寻找猎物时两人倒是较上了,从一开始的神近耀找到一只兔子一只鸟金颗粒无收,到神近耀和金打猎到一样多的猎物,神近耀凭借他的存在感,金凭借速度,各有各的方法。新找到的小动物都被金烧了和神近耀一起吃了。神近耀没吃,他死活不肯拉下他遮住脸的布。

吃完东西已经是中午了,金躺在神近耀隔壁,望着天空。

神近耀拿出皱皱的纸,一支很旧的笔,靠着自己的膝盖就画起来。

金不再看天空,转过头看神近耀画什么。

“你在……画什么?”

神近耀从身上拿出其他的纸,纸上画了很多东西。他示意金按照标注的页码看下去。

第一张:一位金发的公主出生后,三位仙女为他祝福。

第二张:第一位仙女给了她好胜的心。第二位仙女给了她无与伦比的美貌。

第三张:第三位仙女还没说话,好凶的女巫来了,她很生气地给公主下了诅咒:公主会在她十五岁的时候被针扎死去。

第四张:第三位仙女给她的祝福:公主没有死去,而是等待真爱讲她吻醒。

第五张:公主住在森林深处,与世隔绝。

第六张:公主在十岁的时候和一位遮住半脸的忍者相遇了,忍者好像神近耀。大大的心形大概的意思是相爱了。初次见面便十指相扣是一见钟情吗?

第七张:(字好多)公主回到城堡和父母拥抱,说尽相思之词。

 

“字好多……好困啊……”

 

第八张:公主被针扎晕了,在床上长眠。

 

神近耀给金递去新画的故事。

第九张:忍者杀掉怪物,忍者画得好帅。

第十张:忍者亲吻公主。公主睁开了蓝色好看的眼睛。外貌……和金十分相似。

金没有看第十一张就睡着了,神近耀好可惜金没看,因为……

第十一张:公主变成金发的王子,和忍者结婚了。

神近耀很想继续画下去,只是碍于年龄知识的不足没画下去了。好气哦。

他把画叠好,放进了篮子里。叹口气,亲吻了一下金的额头。

午安,睡美人。

然后抱住金一起睡了个下午觉。

太阳今天很给面子,阳光适时不耀眼,两人睡了好久,很熟……至少……金没发现兔子跑了一只。

金也许不知道,他以为是被落叶弄醒的,其实,他是被忍者吻醒的,然后忍者悄悄消失了。

神近耀默默离开了登格鲁星,想要变得更加强大,为他的一见钟情奋战。


想写就写,没有固定更新时间。

诶,我真的好想有人给我讲睡前故事(bushi)

无意义的叨叨可以无视别打我qwq

[all金]睡前故事系列目录

all金only 的睡前故事目录

秋金


瑞金第一次睡前故事


耀金


嘉金


还在更新中,这个只是个目录,有连接方便寻找各个篇章。

大概……是全员金,all金only洁癖。